正义的大伙伴。

耳机即本体。

#双耀#军阀黯x教书先生耀#兄弟梗#

夙十三:

食用说明
糖水 雷慎 拒谈人生
可捉虫
第一段话跟后文并没有什么关系x
这儿文渣凉夙/十三进步中
可以接受的话往下翻√


———
国无主持之主,必将大乱。
国无明治之君,必将大乱。
乱即民生不安,军阀四起。
————
(1)
多数人都未闻说过江南一带的大军阀——王黯,有个双胞胎兄长,而王黯自己对于自家兄长寥寥无几的记忆,也只不过停留在八岁之前。
八岁那年,家父与地方其他军阀混战,一时战火纷乱。不少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颠沛流离。自家兄长被嘱托带着他去找身在西北的大舅子避难,但毕竟是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半路便被官兵挟持。他在兄长的保护下逃走,幸亏运气好着,遇上家父的下属,便被平安送到了西北的大舅子家。隔日被告知兄长杳无音讯,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家父对他这个死活都不知的长子也不是特别上心,一来军队一早就打算交给王黯,二来长子倒只是块儿教书先生的料。
如此一来,到王黯接管过军队,兄弟两个已有十四年未见。
时间久了,王黯总是会忆起年幼时候与王耀还在一起的日子。那对他而言,是一段还算愉快的回忆,不然,他也不会把那些场景挂念心上,甚至是王耀本人。
王黯笃定王耀并没有死,也许兄弟之间心有灵犀这种东西,是有那么一点实在的。
(2)
私塾里的先生古板严肃,前一天布置下要背的文篇,第二天总照查无误。背不好的难免要挨戒尺。就连王耀王黯,如果背不好的话,也都在所难逃。
然而对于王耀,什么时候挨了打便是一件稀奇事。相反王黯就大不相同。
倒不是说他没有什么文学造诣,只能说他对这方面没有什么兴趣。
但书是不背不行的,王耀常常点着蜡烛陪着他背书背到三更鸡鸣,直到他背熟,再安生与他一起歇息,从没有比他早睡的情况。


一到天冷的时候,王黯的手便热不起来。王耀或是自己给他捂手,或是在四面通着寒风的厨房,给他温一碗热粥。
王黯至今还记得,王耀温暖的手握着他冰冷的手,听他背书时认真的模样——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温情。
(3)
王黯听说府上新招了个斯文的教书先生在账房给濠镜打下手。听濠镜细讲,这新来的下手是军家的,他担保绝对不会泄露军机。王黯向来信任濠镜,纵然不解一个军家的人为何会去做教书先生,也不晓得这个军家是隶属于哪一带的大军阀,但毕竟这人是濠镜招揽的,也就作罢,任着濠镜去了。
遥想当年识得濠镜,还是自家兄长搭的桥。幼年的时候,三个人的关系就非常好了,不过后来只剩下了两个人。后来的后来,那就是后话了。
(4)
近来中央政府对各地的管辖已不尽人意,但对地方军阀来讲,反倒是尽足了人意。
几日来的军事繁杂,王黯处理的也是紧张。约莫入夜许久了,他才能歇息那么一会儿。
濠镜似乎轻松不少,王黯想着活儿估计都被安排到新招的教书先生那了,殊不知这教书先生是自愿申请的任务。


他几日屋外小散心路过账房,还瞧见里面隐约的烛火。
于是这几天下来,王黯对这教书先生起了好奇。然而他与这教书先生见面的地方并非账房,而是附近靠湖的凉亭。唯独那天是濠镜在账房记务,倒是那新来的教书先生清闲了。
王黯自然是询问了濠镜,濠镜也不过说自己清闲了好几天也不能让人家再忙了之类的话。


王黯移步到凉亭的时候,夜色正值撩人的风光。满月似玉,与湖水镜面相映;银辉四溢,恍如是流云浮动;湖面粼粼,凉亭中有人月下独斟,时而轻挑细指翻阅下一面书页。
王黯怕是惊扰,便小心翼翼地挪移着步子。怎料想军靴的沉重,措不及防得还是发出了细小的声响。
那人果然是捕捉到了一丝杂碎的声音,缓缓望向成为声源的王黯,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似沉淀了浅浅的星光,在缱绻的夜色中是一片明朗。


「原来是军爷。」他微微笑了,礼貌地颔首致敬,却也没有起身揖礼的意思。
王黯先是一愣,即而随着对方笑出声。
「正是爷。」
「我可否能邀军爷一同饮酒?应景今日这相当圆满的月色。」
「爷正有此意。不过在此之前,可问先生姓甚名何?」
笑意清晰地盘踞在眼底的人轻声回道:「姓王名耀。」
王黯跨了大步走进凉亭,伸手夺过对方手里的那只酒杯,很快地斟上一杯,然后坐到他对面,将酒一口入喉。


「正巧,爷姓王名黯。」


「江南一带的大军阀,谁人不晓?」王耀无奈地将桌上剩下的一只没有用过的酒杯地斟满,慢条斯理地轻抿一口便又放回了石桌上。
「这酒杯还真是准备的恰当,刚好够两人用。如果爷没来的话,你是打算要和谁喝交杯酒?」
「你全当我能预知未来笃定你会来吧。」
王黯被哽的无话可说。心想真是被濠镜那家伙下了套。不过也怪他自己没有反应过来,其实濠镜的暗示老早就明了了。
如今看到活生生的王耀好端端地坐在自己眼前,其实并没有太多想问的,只是不知道这几年王耀是怎么过的。
刚想开口询问,对方竟是比他早一步开口:「这几年我过得挺好的。没受什么罪但也说不上丰衣足食。听到你接管了军队我也没有太大的惊讶,反倒是满心的欣慰了。」
「你总能猜出爷在想什么。」
王耀合上了压在手下的书,伸出手戳了戳王黯心脏的位置,闷声说道:
「不是猜到,而是——心有灵犀。」


王黯微眯了眼睛,凑到王耀跟前,意味深长道:「那……你可知道爷接下来要干什么么?」
王耀垂眸轻笑:「自是知道。依你的性子——」
话未完,便被堵在了口齿之间——王黯俯下身子,吻上了他的唇。


End
——————

评论

热度(32)

  1. 正义的大伙伴。夙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