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大伙伴。

耳机即本体。

孰易

慎入x开个坑备份一下。
军阀攻和尚受,原创民国风设定。
一个渣文笔的平淡叙述……假如有人看了求评论呀!总之就是下次更新遥遥无期系列……[吃和尚有关cp!有小姐姐一起来萌么☆]
tag……好像拍了很多
丢正文开始部分☆

孰易
————————
一.
张孰清双手撑在城墙上看着城外不远处陆子业的驻军。此时天色尚早,晨光刚露微熹,伙夫收拾好了一应炊具,晨练完的兵士整齐划一的排队打饭。
副官走上城头,点了根烟站在张孰清身旁。两人默然无言,烟圈被风吹到了张孰清的面前,他轻皱眉头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副官。
那副官依然无谓的吐着自己的烟圈盯着排队的兵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陆子业围城已有三月,三月来,每日在张孰清的眼皮子底下操练军马,却不做任何攻城的准备。松故城守平原要道,过此城南下便能直取中原腹地。
“要想把狼赶回北方去,到底还是有些困难。”副官抖落烟灰开口“城内粮草少说还能再坚持半年,陆子业到底打的什么心思,不搦战,也不派人打探,每日卯时起戌时收,除了兵士的日常训练,什么事也不生。”
张孰清依旧闭口不言。自三月前接到中都指令守松故城他越发沉默起来,平常话本就少的人到了现在除了例行军会,愣是屁都懒得放一个。
副官倒是习惯了他这副哑巴般的样子,自言自语着琢磨陆子业的用意。早些时候他也派遣过人去拜谒,却无一例外什么也没探查到便被对方兵士“友好”的请回来,渐渐的他也断了正式打探这条心思,每日派斥候在四周巡视,而对方视而不见,一副你爱看就看的样子让他好生气闷。
太阳慢慢探出云间,张孰清盯着主帐,等到太阳正式出头时便转身下了城头。一旁还在自说自话的副官回头时早已没了踪影,略无奈的撇嘴也下了城头。去校场巡视了一圈吃完早饭的兵士,钻进伙夫的厨房笑嘻嘻打过招呼自个儿收拾了两份早饭用篮子装好往校场旁边的临时将军府里走去。
说是将军府其实也不过是个有几个院子的低矮平房,平时议事就在前厅,张孰清就睡在后院的厢房里。副官绕到后院大大咧咧的推门而入,张孰清坐在院子里的小凳上,拿着本书正襟危坐。听到声响抬眼看了看来人把书放入怀中接过篮子摆在小桌上,稀粥和咸菜。张孰清进屋拿出一袋子白糖。
副官就着咸菜喝着有些凉的稀饭,秋日的太阳只有微微暖意却还是让他惬意的哼起了中都红馆里的小曲。
张孰清出来就看见自己的副官哼哼唧唧的喝着粥,略微头疼的轻咳一声缓缓开口“食不言,寝不语。”也就半年未见自己的侄儿染上了中都纨绔的习气,不好好读书练武,也坚决反对家里安排的军队里的差事,终日在纸醉金迷里打滚。张孰清的长兄张孰远气不过趁着张孰清来松故守城打包把自己的独子送了过来,推拒不过只好带在身边做个副官。本以为这侄儿会不耐军营里的环境,但这小子仿佛很适应般的也不闹腾,就是话多了点,又喜欢这种不登大雅的淫俗艳曲,其他方面到还是挺懂事。开口提醒一句就乖乖坐好吃饭。
张孰清取了勺子舀了几勺子白糖拌在稀粥里自顾自的吃起来。副官一旁看了暗暗咋舌。早前就听家里人说自家这位沉默寡言的小叔嗜糖如命,他当时还暗笑怎么一个大人跟个小孩子似的爱吃糖,等真的见到了面不改色的吃一碗看起来就甜的发腻的粥时顿时连自己的牙都酸了。匆匆几口喝完加了咸菜的粥便找借口出门闲逛。张孰清也不多加管束,只要不到红馆这类地方就随意他去。

评论